【双爱海味居】(01)【作者:JINGKE7158】   人妻小说 
字数:4778
 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,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。
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,谢谢 !

      ***    ***    ***    ***
               双爱海味居

  日本某海岸,我坐在一块海岸边的礁石上,面对着蔚蓝的大海发呆,神情充满绝望。

  三天前,我上了一艘日本的捕蟹船,那是一艘我拥有20% 股份的船只,本想在这个产蟹旺季大捞一笔,结果没想到刚出海就遇上狂风骇浪,船被打沉了,一船三个人都坠入大海。

  (除了我,他们两个都死了吧。)我悲痛的咬着牙。

  和我一起从中国来到日本,一样做着创业梦的铁哥们就这么完了,我捂着脸哭了,说好一起在日本赚大钱回去,说好以后同一天举行婚礼,现在一切都成了泡影……

  「大龙……」我低声呢喃,手捂着嘴,泪流。

  无声的流泪几分钟,突然,我身后传来女人关心的声音。

  「那个……你怎么了?」

  我站起身回头看去,身后十来米处,一个穿白色T恤,蓝色长裙的日本女人正满脸担忧的看着我。

  「啊!你怎么了?为什么哭成这样。」看到我满脸泪水的脸,她手掩住嘴惊呼,接着快步向我走来,一边说:「千万不要想不开,做傻事……」

  这个女人一定以为我想跳海自尽吧,毕竟站在这么陡峭的岩石上还泪流满面,抬起手,想快速把眼泪擦掉,我这时才发现自己真的流了很多泪,根本就没办法完全擦干净,但我仍努力的擦,男人,哭什么!

  「你怎么了吗?千万不要做这种傻事啊!」日本女人来到我身边温柔的说。
  我使劲摇摇头,在礁石上重新坐下,心里很想这个日本女人快点离开,现在只想静一静,最好的兄弟死了,带到日本的创业资金也用光了,以后到底该怎么办。

  「如果你有什么困扰可以跟我说,阿姨会尽能力帮助你……你这么年轻……千万不要……」这名日本女人很漂亮,约35岁,身高约1米7,成熟丰满,她不断用温柔的笑容对我说着温柔的话语。

  我今年22岁,死去的大龙和我同龄,而船上另一个人则是一名40多岁的日本船东。

  尽管她很温柔,尽管她满脸担忧,但我一直都没说话,只是摇头,现在心里乱糟糟的,只想静一静。

  「总会变好的……」她继续劝说着。

  这次我仍然嘴上没回答,可肚子回答了:「咕咕咕……」

  在海上漂流了一天一夜,我什么东西都没吃,即便很难过,可生理反应根本抗拒不了。

  日本女人先是一愣,接着笑起来,说:「你肚子饿了吗,我在附近开了一个小旅馆,来吃点东西吧。」

  「……可是……可是我没有钱。」我沉默了许久,用生硬的日语说道。
  「没关系的,我请你,马上就要入夜了,海边风很大,你穿的这么少会着凉的,跟我来吧。」她微笑伸出手,拉住我的手。

  我看着她,不知道该怎么办。

  她笑着把我从地上拉起来,牵着我向远处的一栋日式建筑走去。

  跟在她后面走着,看着她牵着我的手的白皙手臂,我非常感动,只觉得她的手很滑,很软,很温暖,就像故乡的妈妈,不自禁握紧了一点。

  来到她开设的日式旅馆,这是一栋相当简陋并且也不大的木制建筑,整个旅馆可能只有十多间居室,真的不大,旅馆门前挂着木制的名牌,上面写着:海味居。

  进入旅馆,她让我在大厅坐着等一下,自己则去准备食物了。

  说是大厅,其实在我身旁总共只放了六张桌子,这真的是一个很小的旅社,而且我惊讶的发现这里似乎生意清淡,在这旅游的旺季,这种情形简直不可思议。
  当她把食物放在我的面前,温柔的让我吃的时候,她有一搭没一搭的和我聊着天,我也不像刚开始那样冷淡,逐渐的就把我经历的事全都说了出来,包括我的名字,年龄和身份。

  「原来是这样。」她惋惜的叹了口气,接着说道:「金河君节哀,你以后打算怎么办?」

  「我,我不知道。」我捧着饭碗低头发呆,在日本找工作很难,日本的暂住签证还有一年,难道要提早回国吗?可现在连买机票的钱都没有,原本想挣大钱回国找个漂亮女孩结婚,现在更是成了空谈。

  她皱着眉头,想了想说:「要不……这样吧,你就先在这里住下,等想好了再做决定,反正生意清淡,有很多空房间,只不过多一个人吃饭,没关系的。」
  「这,这怎么行!」我连连摇头:「我没有钱,怎么能赖在这里……」
  她轻笑:「或者金河君就在这里帮工,这样总可以吧。」

  「这……好吧。」我向她感激的低头:「非常感谢!」

  就这样,我留在了这里,通过聊天,我知道她叫伊藤早纪,所以我叫她早纪阿姨,这间旅社似乎只有她一个人经营。

  仔细看看,早纪阿姨长得挺漂亮,不过不是美艳性感,而是种贤妻良母气质。她有一头垂至腰际的长发,清秀柔弱的脸庞和成熟丰满的身材,不过,温柔的大眼睛此时似乎闪烁着淡淡忧愁……感觉是个既可靠又可怜的女人。

  夜渐渐深了,早纪阿姨帮我在一间客房里面铺被褥,我原本想帮忙,她却说这是女人做的事。

  「金河君,今晚你就在这里好好休息,对了,睡觉前你最好先去别馆洗个澡。」早纪阿姨笑看着我。

  我尴尬的点头,从海中爬上来,身上黏滋滋的,还带着一股淡淡的海腥味,肯定要清洗一下。

  突然,我听到房外的走廊有声音,连忙提醒早纪阿姨:「早纪阿姨,外面好像来客人。」

  这个声音早纪阿姨也听到了,笑了一下:「这个……不是……」笑得有些勉强。

  早纪阿姨话音刚落,我们所在的房间门被一点点打开,速度慢的能把人急死,就像一只老鼠在开门。

  慢慢的,一个剪着齐刘海的美丽女孩脸庞出现在门缝中,看起来只有十二三岁,个子也不高,可能1米4都不到,她从门缝中向屋子里打量,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的,很漂亮,但她看到我时,突然「啊」的尖叫,转身就跑,就像见到狼的兔子一样。

  木质走廊上响起咚咚的脚步声,很快就远去跑进另一个房间。

  我目睹这个情况,张大嘴,丈二摸不着头脑,我的长相不至于这么可怕吧。
  「真抱歉,她太没有礼貌了。」早纪阿姨满脸歉意。

  「她是?……」我指着门外问。

  「……我的女儿……布美,伊藤布美,她非常胆小怕生。」早纪阿姨眉宇间浮上忧愁的说。

  (只是看到陌生人就害怕,这也太胆小了吧。)我问:「她不用上学吗?这样胆小以后走上社会也会很困难的。」

  「小学毕业后就没去过学校,如果不是有这种病,现在她可以和同龄人一起上大学了吧,医生说,布美患有严重的社交恐惧症,她只要一看到陌生人就害怕,心跳加快,有一次还吓到昏倒,。」早纪阿姨语气有些惆怅。

  「等等,等等,她现在多大了?」我惊讶,刚才那女孩看起来差不多只有上小学的年纪。

  「19岁,看起来很小吧,任谁来看她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。」

  「是啊。」我点点头赞同。

  「可能是早产,再也长不高了,一辈子都会维持这个体型,因为这个她现在更怕陌生人,除了我,已经6,7年没有和其他人说话,我……真担心她以后无法嫁人。」早纪阿姨满脸担忧:「算了,还是别提这个,布美应该是饿了,我去给她做点吃的,你去洗澡先休息吧。」

  我点头称是,又看了一眼门外,布美挺漂亮,如果无法嫁人真可惜。

  早纪阿姨给我拿了一套换洗衣服,是挺旧的中年人衣服,应该是她老公的吧,我捧着衣服去别馆洗澡,浴室里的基本设施和国内差不多,唯一有区别的就是有一个圆形的木质浴桶,里面已经放满了一桶热水。

  我现在的身心真的挺疲惫,很想泡个澡放松一下,但一想到自己身上髒兮兮的,这桶泡澡水待会就会阿姨和她女儿还要用,自己就觉得过意不去,于是就站在地上用莲蓬头冲洗。

  洗完澡后我就回房休息,躺在榻榻米上脑海中思绪杂乱,一会想到兄弟大龙的死,一会又想到早纪阿姨略带忧愁的温柔笑脸,最后竟又想到她的女儿布美,她虽然漂亮,但这么胆小怕生恐怕这辈子恋爱结婚都是幻想吧。

  (独自照顾这样的女儿,经营这样生意清淡的小旅馆,早纪阿姨一定很辛苦吧。)我不禁叹了口气,从进入这个旅馆开始,就没看到一丁点有男主人生活的迹象,早纪阿姨的老公要么已经死了,要么已经远走高飞了。

  第二天早晨,我很早就起床了,正在叠被子时,早纪阿姨开门走了进来,我立刻向她问好,她笑着将叠被子的活从我手上接收,说男孩子不用干这种事。
  收拾好东西后我和早纪阿姨一起出去吃早餐。

  我走在走廊上,忽然感到有一道视线向我窥视,于是扭过头看去,果然看到一道人影站在一道打开一条缝的门里面,门缝露出个好奇的眼睛。(旅馆的门都是木头框架布做墙)

  那人影似乎吓到,赶紧向后退去,不再向这边偷看了。

  「早纪阿姨,你女儿住在那间房里吗?」我指着那间房问道。

  早纪阿姨看了一眼,点头说:「是啊,我和女儿住在一间房,你怎么知道?」
  「不,没什么。」我笑着摇头。

  来到旅馆大厅,和我预想的一样,没有一个客人,在其中一张餐桌上放着一些简陋的早餐,想来早纪阿姨这个家庭经济还是挺困难的。

  我来到餐桌旁捧起碗,皱着眉问道:「早纪阿姨,为什么生意这么清淡。」
  早纪阿姨苦笑:「我们这的海滩比较偏僻,虽然有经营许可,不过一个月可能只有十来批客人,经营的还蛮艰难的,金河君先坐,我让布美一起来吃早餐。」
  目送早纪阿姨走进那个房间,里面传出两人说话以及女孩尖叫的抗议声,似乎是不肯出来,过了好一会,才听到开门声,我一直在注视那边,只见早纪阿姨走在前面,一个小女孩畏首畏尾,像只白老鼠般胆小的躲在她的身后。

  早纪阿姨牵着女儿来到大厅餐桌前,拉着女儿的手,让她到自己身前来,温柔的微笑对女儿说:「布美,别害怕,你总要锻炼自己面对陌生人……妈妈陪着你,乖,别怕……」一遍又一遍安慰着。

  早纪阿姨温柔的语气和神情充满爱怜,我目睹了,不禁有些触动,现在的早纪阿姨真的好漂亮,充满女人和母亲的魅力。

  「唔唔唔……」布美抗拒的低呼,最后只是勉强从妈妈身后探出脸来,犹如小兔子出洞般的看着我,非常胆小,似乎只要一受到惊吓就会彻底躲回妈妈身后。
  「金河君,给你重新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女儿布美。」早纪阿姨笑着对我说,又用鼓励的眼神看着女儿说:「布美,要问好哦。」

  我看向伊藤布美,结果她和我的目光一对视,立刻缩回头去,过了好久才又慢慢探出脸来,非常胆小怯弱的张开嘴,好像要说什么话,不禁让我期待起来,根据早纪阿姨说的,这个小女孩已经6,7年没和陌生人说话了。

  「啊啊……」布美艰难的想发出声音,但试了好几次,却根本说不出话来,似乎怎么也拿不出开口的勇气,最后又躲回妈妈背后。

  「布美,早上好!~」我微笑着向她抬手打招呼。

  布美从妈妈身后悄悄探出脸看着我。

  我也看着她,实话说,除了个子矮一点,看起来年龄小一点,撇开心理问题不谈,布美真的是个小美女,而且透着一股清纯。

  早纪阿姨看到女儿最终还是无法鼓起勇气,轻叹了口气,苦笑说:「吃饭吧。」
  我们三个人一起吃早餐,确切的说是两个人,因为布美刚坐下就把早餐端回自己房间了,任凭早纪阿姨那身后怎么呼唤都没用。

  这样的日子一直过了三四天,这几天中只来了两批客人,生意清淡得不像话,而在这期间,我陪早纪阿姨外出了一趟,到医院去,原本以为是早纪阿姨身体不适,或者布美需要开些药物,结果都不是,早纪阿姨是来看望她的老公,一个在病床上躺了11年的植物人。

  我看着早纪阿姨在老公面前说话,虽然话不多,但可以看得出她很爱她老公,即便老公已经失去意识11年,目睹这一幕,我的心里特别难受,堵得慌,想呵护早纪阿姨,她太善良美丽了,这种女人不应该让她受这种罪。

  出医院时,护士向早纪阿姨催收了医疗费,那是一笔对这个家庭来说非常不菲的费用,那时我觉得应该放弃这个男人,11年仍然没醒过来,醒过来几率太小了,可他只要活着一天,对这个家庭都是不小的负担。

  光是想一想,早纪阿姨11年来怎么负担问题女儿和植物人老公,我就感到心痛,一个女人,这样实在太可怜。

  回旅馆的路上,我看着走在前面的早纪阿姨美丽身影,心中突然涌出一个念头(如果我能娶到这样的女人该多好,就算年纪大个十几岁又有什么关系?)
  我看着早纪阿姨后背的倩影发呆,脚步不禁落下许多。

  早纪阿姨转过身看着我,撩了一下发丝别在耳后,笑着说:「金河君,快点回去吧,还要给布美做饭呢。」

  我不禁看傻,她的一举一动就像仙女,尤其绽放的笑容,魅力十足。

  早纪阿姨又呼唤一句,我这才回过神,快步跑上前,和她肩并肩走在一起。
  「金河君,你刚才在想什么?」早纪阿姨笑问。

  「我在想,如果以后能找到像早纪阿姨这样的女人就太好了,就算大个十几岁也没关系……呃……」我脑抽的回答,话说出口才感觉不对,连忙捂住嘴。
  早纪阿姨顿时满脸惊讶,脚步都不自觉停下来,顿了一会,展颜一笑,挥挥手说:「金河君真的好会夸人,阿姨听的真的好高兴,不过我已经是有老公的人了,嘻嘻……」重新迈步和我走在一起。

  「是的呢,哈哈。」我尴尬的抓头。

  「不过,金河君,你在中国没有女朋友吗?还是想找个日本女友呢?」早纪阿姨斜瞥着我轻声问。

  我摇头,连连摆手说:「当然没有啦,至于日本和中国女友没想过这个问题,如果能找到个日本女友当然也好。」

  「哦。」早纪阿姨低头若有所思。

  回到旅馆,为了不吃白食,帮助这个家庭解决一方面经济问题,我打算努力干活,首先由我散发宣传单以及为客户解决交通问题。

  只有早纪阿姨一人,又要照顾店里,又要做宣传,根本无法分身,至于花钱请工人,又根本支付不起工资,也不敢保证是否能够回收收益,不过有我在就不同了,不需要工资,而且还卖力干活。

  坦白讲,早纪阿姨虽然厨艺很不错,不过生意头脑就不行了,我提出大面积的散发宣传单,吸引客人,以及由我对客人进行接送,解决客人由热门海滩到这里吃饭住宿的路程困扰:另外,请附近的一些孩子们帮忙散发宣传单,而报酬则是海味居的一顿烧烤,他们非常乐意。

  短短的十来天,海味居的生意就上了一层楼,客人由原来的十天只有三四批,变成现在每天都有一两批客人,生意好了两三倍,而且还会继续好下去。毕竟海味居便宜不少的住宿费和饭菜价格颇有吸引力,只要宣传的好,以及解决热门海滩到这里的路程问题客人自然不会少;以前就因为热门海滩到这里距离六七公里,客人们只好放弃,现在由我开沙滩游览车接送自然妥妥的。

  顺带一提,沙滩浏览车是花钱租的。

  由于生意增加,早纪阿姨脸上的笑容逐渐多了,忧愁逐渐被冲淡,每当看到她开心的笑脸,我就觉得很开心,喜欢看她的笑脸,每次看到都觉得干活更有力气。

  生意兴隆的日字持续一个多月,海滩旅行旺季逐渐过去,这晚,日本时间11点左右,我坐在旅馆大厅吃着清辉阿姨做的美味小菜,她最近还特地为了我学习了几道中国菜,吃起来很有家乡味道,今天一天可把我累坏了,不过想到早纪阿姨的笑脸,就觉得心里很轻松愉悦。

  忽然,木板走廊传来人的脚步声,我抬头看去,只见早纪阿姨穿着粉红色和服,端着一个餐盘,笑盈盈的向我走来。

  「金河君,今天真是辛苦了,要喝点酒吗?」早纪阿姨跪坐在餐桌边,从刚端来的餐盘上拿下几壶酒,说是壶,其实很小,和一次性塑料杯的容量差不多,圆柱体,平口,瓶口处先窄后宽,白陶瓷的质地。

  「不了,我不太擅长喝酒。」我笑着摇头。

  早纪阿姨把一个酒壶推到我面前,笑说:「已经温好了,少喝点没关系,明天没什么客人。」

  看着面前的酒瓶,我犹豫了一下:「那好吧,少喝点。」

  笑着帮我斟酒,早纪阿姨在我惊讶的目光中也给自己倒了一杯,笑着说:「多亏了你,金河君,往年这种季节,大概只能挣到现在1/ 3的收入。」
  「没什么。」听到夸奖,我真的很开心,但嘴上仍然谦虚,喝了一口温酒后,自信的说:「发传单只是第一步,下面一招我也想好,有空就去联系一些小的旅行社,多给他们一些提成,相信他们很乐意把客人带到我们这里来。」

  早纪阿姨笑,给我的酒杯斟满,脸色微红的说:「家里有个男人真的好多了,真希望金河君能一直在这。」

  「还好啦。」我脸颊微红的抓头。

  我和早纪阿姨喝酒聊天,不知不觉过了12点,洗了一把澡后回房睡觉,当我来到房间时,发现早纪阿姨正在帮我铺被子,她背对着我忙碌着,我看着她的背影,浑身渐渐燥热,小腹燃起一团火焰。

  「金河君,你趴下,我帮你后背按摩一下……啊!」

  早纪阿姨被我从身后抱住,不禁发出一声惊呼,不过却没有反抗,任由我抱着,我感到她身体微微轻颤,剧烈的心跳隔着衣服我也能感觉到。

  「金河君不可以……」早纪阿姨声音颤抖的说。

  我把她抱得更紧:「我喜欢你,真的喜欢你,早纪阿姨,不,早纪!」深情的说着,所有的话语都完全发自肺腑。

  早纪身体在我怀中逐渐变软,但仍摇头说:「可是……我已经有老公……不可以……」

  「我不在乎!」我大声说,紧紧搂住她,像要把她溶入身体:「有老公也好,大十几岁也好,有什么关系,真的喜欢就够了!」

  早纪身体一颤,静默不语。

  我知道早纪她是寂寞的,只是她保守的性格,以及对女儿对老公的爱把女人的欲望压制着,真希望她能对我敞开,让我了解最深处的她。

  低头亲吻她的后颈,耳垂,沿着侧颈逐渐向下,我热情似火的亲吻着,想品尝她每一寸肌肤,她身上有股香味。

  「啊!不可以,布美……布美在隔壁……不行……不能摸这里……」

  早纪抗拒的低语,身体却在我的怀中颤抖着,越来越疏远,抗拒的声音就像欲迎还羞的骄嗔,我热血澎湃,酒精刺激着我的欲望和胆量,现在只想要她。本帖最近评分记录
夜蒅星宸 金币 +8 转帖分享,红包献上!  
评论加载中..